主页书屋作文 两代与《伴生》 >
公海赌登录,只要村民需要我们父子俩会一直干下去

两代与《伴生》


   2020-04-26

429人看过
两代与《伴生》

好的纪录片,往往可以让人从繁嚣生活中慢下来静心观赏,从别人的视角重新理解社会的真实。香港近年上映过不少纪录片,都是历年少见,而黄肇邦的《伴生》,以及他的前作《子非鱼》绝对是其中两部,最真挚、坦率和发人深省的佳作。


纪录片的拍摄模式大致可分几类。一是不干涉的拍摄,导演会尽量保持隐形状态,以「不存在」的姿态,捕捉最真实的一面。二是导演与被拍者建立明确的主次关係,诱导甚至设定情境予人物,达致预设的对话或反应,纪录另一种真实。黄肇邦的取向则是与人物成为朋友,透过相处建立互信,从而呈现人物最真实和自然的一面。这样观众容易走入导演视点,一同与人物相处,直接感受他们的痛与乐。
 

平凡中见不平凡
黄的前作《子非鱼》放眼于一班在鲜鱼行学校上学,成长及生活在贫穷线下的小学生。透过孩子们天真无邪的对答,直接道出贫穷家庭问题,侧写香港社会的教育、新移民、阶级、媒体及传承。今天的《伴生》,同样以两代关係为主轴,主角却由小学生变成老人,谈起父母的父母。短短3年间,彷彿已经历了一次生命的循环。
 

见证死亡真相
《伴》片纪录了3个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家庭。8个人物没有一个是不平凡的,他们都是身边随手可及的人,你我也碰过、见过的人物类型。但正因为他们平凡,才让我们感到格外亲切,格外的感同身受。电影没有刻意彰显亲情光辉,也没有故意讚美对父母不离不弃的子女,或父母的无私付出。


面对着永恆的生死命题与矛盾,该片没有刻意去寻找答案,反而坦然道出人在面对自己,或挚亲死亡时的煎熬,好像安德亚斯卓辛(Andreas Dresen)的《生命的轨迹》(Stopped on Track)让观众见证死亡的真相,感受在希望与绝望之间的挣扎。
 

人与人之间的牵绊
除了生死,人与人之间的牵绊,亦是贯穿整部电影的主轴之一。「伴生」的意念源自伴生植物,是一种植物的生存模式,较为广泛认知的相近模式是「共生」。共生植物存在于一种互利互惠,一同驱虫取暖的实际助益关係,相对共生,伴生则没有那幺平等。伴生植物是一些围绕主体植物生长的小生命体,它们是主体的衍生品,同时扶持着主体生存。这就是电影带出的两代关係。
纪录片,往往能从平凡中见不平凡。今天因为《伴生》,明白到能够在同一空间存在,也是种缘分。夜阑人静时,我们不妨反思,如果我们不是在人生旅途上盲目冲刺,是否会获得更多?
最后我们要感谢他们,无私的把自己的生命分享给我们欣赏、审视和讨论。


Didi
修读Film Curating,妄想可以成为香港Stuart Comer。现从事百老汇电影中心,希望在香港探索空间与影像的可能性。

两代与《伴生》 两代与《伴生》 两代与《伴生》 两代与《伴生》

相关文章推荐

MORE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