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英有意留林全?阁揆官邸重返金华街

发布时间:2019-10-05 已收录 阅读:683次

摄影/郭晋玮

官邸的建置也能看到蓝绿征战的轨迹

小英有意留林全?阁揆官邸重返金华街

今年五月初,林全上班遭到大观自救会包围抗议,蔡英文总统顾及维安,指示行政院秘书长陈美伶,帮林全找适合维安的阁揆官邸,陈美伶将此事交代国产署办理。国产署长曾国基表示,行政院最后选择腹地较大、有利维安人员进驻的金华官邸原址。

撰文/李顺德

蓝绿对抗无所不争,即使阁揆官邸的建置,都看得到征战的轨迹。十五年前,绿营前行政院长游锡堃建置「金华官邸」做为阁揆永久性官邸。政党轮替后,蓝营有疑虑,採行技术性「拒驻」,甚至不惜将产权归还国产署。十五年后的今天,绿营决重返金华官邸,并拟在修缮整修后,于八月间挂上阁揆帅旗。

蓝营阁揆「拒入」金华

小英有意留林全?阁揆官邸重返金华街

「金华官邸的兴衰,诉说着蓝绿政权的消长。绿营兴,金华官邸门庭若市;蓝营兴,金华官邸门前车马稀。」一位前行政院高层这般形容。这位前朝官员说,其实这并非国家之福,国家还是要有可长可久的制度,否则就成另类的乾纲败坏,浪费国家资源,殊不可取。

官员举例,前监察院长王建煊上任不久,为了节省国家开支,退掉监察院长副院长官邸的租赁契约,王建煊虽有自家住宅可住,但前监察院副院长陈进利就被迫寄居在承德副首长宿舍。继任者监察院长张博雅也被迫找窝,找了一段时间,最后还好有中选会主委刘义周让贤,住进了信义首长宿舍。

监委认为,制度要往前走,不能为了塑造个人形象而忽略制度。王建煊有必要在卸任前,负责任地将监察院长副院长官邸「找回来」,甚至建立正式官邸,因为这不是为个人,是为永续政治,继任者并不是每个人在台北都有住宅。

二○○八年,蓝营重返执政,第一任阁揆刘兆玄就不愿进驻曾是绿营建立的城堡。刘因在台北国运新城、新竹都有自己的住宅,任内又推节能减碳,不想增加金华官邸支出,因此一直未进驻,仅偶尔选在金华官邸宴客,可说是另类消极性的「拒入」。

刘兆玄之后,蓝营阁揆如吴敦义与陈冲,理由都与刘兆玄相仿,宁可让随扈、警官队挤狭窄巷弄维安,也宁愿让宽敞的金华官邸空着。陈冲之后的阁揆江宜桦,接任阁揆之初曾暗地至金华官邸考察「进驻」可行性,但最终搬出一个婉谢理由:「金华官邸有个生态池,不适合家中特殊儿居住」,改将济南路副阁揆官邸做为阁揆官邸。